欢迎访问锦锐论文网-专业期刊发表、职称论文发表网站,电话:18810183632,咨询QQ:2604244082张编辑

论文发表

当前您在:主页 > 论文范文 > 教育论文 > 从“入场”到“主场”:职业教育国际化信息治理的场域研究
  
从“入场”到“主场”:职业教育国际化信息治理的场域研究
分类:教育论文 热度:

从“入场”到“主场”:职业教育国际化信息治理的场域研究

职业教育国际化信息治理场域包含信源、信宿、媒介和信息等核心要素。职业教育国际化信息治理场域的入场条件是什么?入场后各信息主体如何自主把控信息供给和分配,消除信息霸权、信息噪音,避免虚假残损信息干扰及信息垄断,从而增强本国职业教育信息国际话语权,达到职业教育国际化信息治理“主场”场域的理想状态?这些都是本研究亟待回应的问题。
从“入场”到“主场”:职业教育国际化信息治理的场域研究

一、“入场”:职业教育信息国际接轨的前提条件

1.拥有同频共振的传播愿景。职业教育国际化各相关利益信息传播主体多元复杂,既包括国内的政府、企业、学校和行业协会,也涵盖国际层面相关的主权国、组织、媒体和学者,它们之间的社会属性和价值诉求存在显著差异。职业教育国际化信息传播的初级目的体现在:各参与主体都能够获得信息场域的准入资格,且彼此之间依托共同的意义框架,以平等对话的姿态实现优质信息传播的能传且通、传播效果的同频共振。

2.规避信息异化的传播误区。职业教育国际化各利益主体可以凭借信息厘定自身所处的国际化阶段、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以及未来战略布局的侧重点。当下部分参与主体存在一定的信息盲目崇拜心理,适度的信息崇拜可充分彰显其能动效用,一旦超越阈值必然导致信息异化、人的主体性丧失及信息生态失衡等系列问题滋生。

3.获得互信认同的传播资格。本国职业教育的国际信息场域“入场”需提前获取“入场券”,它以准入资格的形式赋予参与者通行无阻的身份标签。准入资格包括具备国际化的现实基础、明确场域内共情互补的价值理念、服从一致的场域规章范例、使用场域内互通的符号体系以及履行所规定的场域义务等。
从“入场”到“主场”:职业教育国际化信息治理的场域研究

二、“控场”:场域资本推进信息协商共治

1.聚焦平等互动的传播角色,谋求精准传导。职业教育国际化信息场域的信息生产、分配与再分配得益于场域内外部各利益相关主体身份定位的明确、关系连带的紧密和权责义务的明晰。一是构建场域内部交往机制。首先,政府和职业院校之间实现信息传收的内容适配与双向互动。其次,企业与职业院校之间的交往应实现信息通达无碍。再次,同级职业院校之间应突破信息圆形壁和回声室效应的禁锢。最后,职业院校与师生间应杜绝信息脱域。院校需要调研师生国际化的现状与困境,将联合培养、海外进修、先进课程引进、行业标准变更以及师资、技术引进等信息进行分众传播,进而与国际市场信息同步。二是构建场域外部交往机制。首先,利益相关国之间应摒弃信息噪音。场域中的国家均拥有信息创制权、发布权和知情权,各自根据优势与特色共同维系场域发展。其次,媒体以专业传播者的身份设置信息议程。媒体应对信息进行优化组合,及时澄清信息噪音,主动强调重要信息议程,扭转信息失衡格局。

2.创制合理适配的信息文本,契合伦理规约。职业教育国际化带来不同国家、民族和地区的信息交往,受文化差异影响,各种信息形态糅合、本土信息与异域性信息混杂的现象凸显。一是信息形态糅合层面。强信息国为获取信息博弈的主导权,将缺损、滞后和误导信息与真实信息整合编码,身处拟态环境的弱信息国难于鉴别,并依据此类信息制订国际化改革方案,将阻碍自身发展。因此,各传播者应形成共识性场域伦理,以伦理契约赋予成员道德约束与信任感,确保信息文本的真实可信以及传播态度的诉诸理性。二是本土信息与异域信息混杂层面。提升人才应对信息混杂的通用语言能力和全球文化通识素养,通过转换信息编码与修辞方式,结合当地环境,用乐于接受的叙事方式激发合作国的同理心,将全球性信息与地方性信息有效结合,实现信息的接近性,克服因水土不服带来的信息折扣。

3.开拓对话磋商的传播平台,促进创新扩散。既要充分利用以广播、电视、报纸等为代表的传统主流媒体,也要充分利用虚拟社群、智能终端和小程序为主的社交媒体,以及政务微媒体、官方微媒体等平台,及时发布消息,开展互动。线上与线下相融合的立体媒介矩阵能促进信息在场域中创新扩散。
从“入场”到“主场”:职业教育国际化信息治理的场域研究

三、“主场”:职业教育国际化信息治理场域的理想境界

1.职业教育国际话语权建构。职业教育国际化各参与国通过自主探索和向外借鉴两种有效途径来建构话语权。一方面吸纳成熟经验,请求发达国家必要的信息援助,从而改善国际化能力;另一方面将先进模式和标准等信息向海外传播,以负责任大国的姿态主动参与国际谈判,争取最优博弈筹码,并为相对落后的国家提供技术、资本和智力等帮扶,从而提升关注度和认可度。

2.本土特色职业教育品牌变现。所谓本土特色职教品牌,具有高识别度、强美誉度等特征,是在充分融合文化基因和教育特色的基础上输出的“国家思路”“国家理念”和“国家标准”,也是独树一帜的“国家经验”“国家模式”和“国家方案”。职业教育国际信息治理场域的“主场”应在确保品牌独立性的基础上,由“有限品牌效用”向“权威品牌效应”逐渐过渡。世界范围内各国家或地区可生成本地区特色的区域性品牌标识,通过巨头品牌强关系链接,为场域赢得更多资本。

3.国际化信息生态生成。各国的行业协会通过主动屏蔽信息噪音、修复信息传播裂纹,成为沟通政府、企业和院校三方的信息枢纽。相关国际非政府组织通过平台搭建,为不同信息传播层级国家提供对话协商的公共论坛,为弱信息国挑战信息精英权力提供可能。各职业教育国际化参与国可构建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通过多种形式的文化教育活动为信息生态生成提供浓郁的人文氛围。职业教育国际化信息场域理应趋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导向和逻辑范式,以促进职业教育国际信息传播,增强信息互动,促进职业教育信息治理现代化的实现。
从“入场”到“主场”:职业教育国际化信息治理的场域研究

注:1.本文已经发表在《教育与职业》2020年第4期(原文字数:10108)

2.作者简介:殷航(1993- ),男,河南驻马店人,天津大学教育学院在读博士;安培(1991- ),女,河北衡水人,天津大学教育学院在读博士。

上一篇:新时期职业教育产教融合共同体的构建 下一篇:普通高中教育多样化发展的问题分析与政策建议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