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锦锐论文网-专业期刊发表、职称论文发表网站,电话:18810183632,咨询QQ:2604244082张编辑

论文发表

当前您在:主页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 > 文化论文-《朗读者》:电视文化创新发展的风向标
  
文化论文-《朗读者》:电视文化创新发展的风向标
分类:文学论文 热度:

编者按:本篇文化论文认为电视文化是社会文化发展的“风向标”,坚持原创和创新,是文化自觉、文化自信的积极表现。《朗读者》是央视2017年推出的一档文化类电视节目,它借鉴综艺节目外壳进行包装,以嘉宾访谈的形式开展,将内涵情感和作品朗读有效地结合起来,其中“文学作品”成为打开观众内心的钥匙,也是电视人物互动的间接纽带——一部好作品可以影响很多人,甚至成为一个时代标志,一个社会的印象记录,因此以朗读内容的广泛传播客观条件可以构建一种更为广阔的文化联系。文化论文-《朗读者》:电视文化创新发展的风向标

“泛娱乐化”的电视综艺节目现状亟待改善

近年来我国综艺类节目大放异彩,各家电视台为提高收视率、广告收入不惜推行“霸屏主义”,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省级卫视综艺类节目就达到了400余档,各路明星空降、恶搞花样翻新、广告无孔不入——无论是国外引进或本土原创,在策划制作上都体现出“娱乐至死”的互联网精神,激烈的市场竞争导致了节目形式、内容和定位的严重同质化,更有一些节目不断刷新“三俗”底线,拜金主义、享乐主义、个人主义等被推崇、被宣扬,这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继承发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建设极为不利,反观电视机构也没有发挥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宣传、教育等应有的责任。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文艺工作者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出,“文艺创作不仅要有当代生活的底蕴,而且要有文化传承的血脉”,“增强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是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题中应有之义”,“真善美”是文艺创作的永恒价值,从艺术角度来说,文艺作品是对生活中美的挖掘,从传播角度来说,它的价值在于震撼灵魂、洗礼心灵和情感共鸣,引导社会大众得以道德塑造、信仰重拾;电视作为大众文化传播的主要渠道,从栏目策划、内容制作、市场定位等“源头”动作上,就应该奠定和谐社会“正能量”的基础。

在大众文化消费引领职能上,电视是不可缺位的主体,尤其在“网电融合”背景下,电视文化的影响范围进一步扩大,但本身的立场、原则和理念却不断地缺失,被趋利性更强的网络消费意识所干扰,“快餐式”的消费降低了文化品位和营养,节目盲目引进、不思创新、制作低劣、哗众取宠的现象日益严重,尽管国家广电部门不断整改治理,但始终“治标不治本”;究其原因,主要是“泛娱乐化”综艺节目蔚然成风、屏幕霸权,市场上长期缺乏与之竞争的原创性、高品质栏目,这不得不说是我国电视文化领域的一大“硬伤”。

在文化上层引导、观众底层呼吁的双重促进力下,近年来我国综艺类电视节目悄然发生了变化,与泛化制作的真人秀、婚恋类、竞技性等“娱乐需求”电视综艺节目相比,“文化类”电视节目宛如一股清流,它的出现不仅规避了严重的抄袭和重复现象,同时也给大众带来了全新的审美体验。包括“诗词大会”、“汉字大会”、“成语大会”等一系列节目策划,尽管在规模和数量上无法与“泛娱乐化”电视节目相抗争,但所引发的社会关注却是空前的,中华传统优秀文化也开始通过电视屏幕焕发新的魅力,并得到更好的继承和发扬。

“阅读”是文化传承的一种基本方式,它作用于阅读者并影响大众,在一定程度上彰显出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化精神状态,从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倡导全民阅读,建设书香社会”的要求到2016《全民阅读“十三五”时期发展规划》出台,“阅读”是对中华传统文化继承的重要方式、是提高我国文化软实力的有效途径,而《朗读者》这一节目可视为“全民阅读”的一种践行,为“书香社会”建设产生积极宣传作用。文化论文-《朗读者》:电视文化创新发展的风向标

《朗读者》与其他文化类电视节目的差异化分析

《朗读者》制作人、主持人董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希望《朗读者》这一节目“唤起大家对文学认可和最温柔的记忆”,这也可以说是该节目的文艺定位,象征着电视文化尤其是电视综艺节目表达形态的一种理念转变。结合生活观察我们不难发现,“泛娱乐化”的电视节目充斥着喧闹、功利、煽情、低俗甚至造假,电视文化的“娱乐职能”已经严重过剩,面对严重抄袭化、同质化的综艺类节目,电视文化理性回归的呼唤越发强烈。《朗读者》是电视文化洗去铅华、自我沉淀的表现,通过“文字”这一“文化原子”与生命历程相碰撞,并置于文学作品的“熔炉”中帮助升华,“人”和“文”都得到了完美的诠释,观众可以体会到真挚的情感、有血有肉的故事、朗读中的精神价值,最终将“人文精神”进行演绎,弘扬社会正能量,使人得到鼓舞和教育。

本篇文化论文认为:一款电视节目之所以能够引起观众关注,很大程度上归结于和观众之间产生的共鸣,这就需要“另辟蹊径”;但从方法上说,又可以归纳为“万变不离其宗”,“情感”始终是各类综艺电视节目的“杀手锏”,如几乎泛滥的选秀节目、婚恋节目等,“情感牌”打得好就能够抓住观众,博得眼泪和同情——但这只是对“情感”最浅层的认识和应用,更为恰当地说是“情绪”,并没有达及观众内心深处。而所谓的“情感共鸣”,主体应该是观众自身,通过电视节目中的要素触动,从而调动自我情感酝酿和加工,是一种“由彼及此、从它到我”的感情生成过程,它也未必是悲伤、喜悦这种剧烈的情绪表现,“认同”才是最终判定标准。

从2017年2月《朗读者》开播,相关话题在微博、微信转发量轻松过亿,“朗读者”所选中的文章、书籍作品快速热化,节目嘉宾的也纷纷登上了网络搜索热门“关键词”排行榜,如许渊冲先生作为翻译家,长期以来鲜为大众所知,作为《朗读者》嘉宾之后“圈粉无数”,陈年往事、旧时作品也一并被人关注;尽管从电视节目划分上,《朗读者》属于典型的“小众化”类型,但它所呈现出的“现象级”浪潮,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为电视文化创新发展的“风向标”。

横向对比下(泛娱乐综艺电视节目范畴),《朗读者》存在的差异性标签是十分明显的,我们通过纵向对比(文化类电视节目范畴)可以更深入地进行了解。

其一,以嘉宾为要素分析。《朗读者》与其他综艺类电视节目最大的一个“相同点”是嘉宾邀请,嘉宾代表着精英、成功人士等一类特别阶层,在社会文化层面也往往树立起“标杆”,很次很大程度上“嘉宾”决定了节目的成败。《艺术人生》、《鲁豫有约》、《马兰花开》等访谈类节目中,嘉宾的地位甚至超越了主持人和节目本身,而这也成为了此种“文化电视节目”的一大局限,围绕着嘉宾展开的一系列节目制作过程中,观众完全沦为“看客”,嘉宾的人生经历也只是一种参考,喜怒哀乐也止于现场的短暂感染。

其二,以文化为要素分析。“文化”是一个庞大且复杂的概念,在此我们撷取它的“文学性、知识性”特征,如《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中国诗词大会》等电视节目,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节目的“文化属性”十分突出;但同时,节目的竞技性特征更加突出,甚至成为一些参赛选手、学校自我营销的途径,加上“逆转”环节的设计,应该说此类节目的娱乐性也不能完全消除。《朗读者》具有更深厚的文化底蕴,或言,嘉宾情感发掘是为了文化服务的,最终不是反馈到自我层面,而是以“自我”为媒介,实现更大范围内的受众文化熏陶。如嘉宾濮存昕阅读老舍先生《宗月大师》作品中的片段,本身是表达一种对他人帮助的感恩,嘉宾濮存昕的感恩、作品中老舍先生的感恩,两者汇集一处,“感恩”是主体情感并引发观众们的自我审视。

其三,以内容为要素分析。“内容”包括电视节目编排中的人物、情节、架构、衔接等一系列复杂的要素,以内容为对比元素分析,《见字如面》和《朗读者》有很大雷同,包括整个电视节目的开展节奏,两者所属的“文化属性”又极为相似,通过“朗读+访谈”的交叉形式推动时间线发展,同样关注“人文情怀”的挖掘和利用,例如凸显节目中的历史感、时代感、怀旧感等;但两者仍有差异,例如在朗读对象的选择上,《见字如面》的朗读对象是“书信”,具有很强的限制性,并基于“书信”这一特殊的朗读材料凸显出它的严肃性、仪式性,以及书信给人的线性时间延伸体验。而《朗读者》在朗读材料上没有限制,散文、小说、诗歌以及书信,都可以作为朗读内容,这样就极大地扩展了节目的空间尺度。又例如,《见字如面》在节目结构上也呈现线性特色,基本沿着“片头播放、背景介绍、书信朗读、故事剖析”展开,这就导致现场及电视观众互动大幅度减少,《朗读者》的节目结构属于“由点及面”的形式,每一期节目都会选择一个“主题”,如“遇见”、“陪伴”、“勇气”等关键词,围绕着相关主题展开内容,无论是主持人与嘉宾,还是现场观众与电视观众,都能够体会到较强的互动感。文化论文-《朗读者》:电视文化创新发展的风向标

《朗读者》对电视文化创新的启示

结合我国综艺类电视节目现状,“创新”是一个必须的变量,尤其那些传播范围广、社会影响大的电视台、频道和栏目,更要减少功利性突出公益性,不断地进行自我创新、实现超越,这样才能为观众提供更多深沉隽永、底蕴深厚的文化消费产品。一方面,“创新”需要主流文化部门加以引导,董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央视作为国家电视台,应该扛起文化大旗,承担文化传播的职责和使命”,将“文化”视为电视节目的核心价值,并在创新思维下将其转化为竞争优势。另一方面,电视文化创新要符合电视文化传播规律,不是凭空臆想或盲目引进,可以基于“小众化”的细分思维突出文化价值的稀缺性;整体上,《朗读者》为我国电视文化创新带来了以下启示。

第一,突出文化要素“原子性”特征,实现人文精神在文化形态中的重构。“人之所以为人,不知因为他有情感思想,尤在他能以语言表达情感思想”,语言表达是人类特有的一种能力,是智慧生物的标签,也是一切文化的基础。从这个角度分析,《朗读者》启动了人类文化最原始的要素,“朗读行为”构建人文精神萌生的基本文化形态。事实上,我们对“朗读行为”进行分解,不难看出它是由朗读元素(文字)、朗读对象(文本)和朗读意象(内涵)三部分构成,《朗读者》通过对这三部分的有效把握,实现了朗读主体情感的充分宣泄和感染。具体在节目中实现的“人文精神重构”,可以从“密闭+开放”式相结合的舞台空间布局了解,密闭空间为“采访区”,开放空间为“朗读区”,也可以将密闭的“采访区”视为嘉宾情感的酝酿区,情到深处方能言辞恳切,并且在相对密闭的空间中能够体现出一种“私密性”,嘉宾可以更轻松、更放开地去谈人生经历,产生一种“围炉夜话”的恳切氛围,当嘉宾情感上升到上升到一定程度,顺理成章地进入“朗读区”来抒发情感,这样所朗读的内容中融入了嘉宾的经历、故事和感动,更容易引起观众共鸣,规避了“泛娱乐化”综艺类电视节目对情感的浅层利用缺陷。

第二,借助技术优势实现人文场景的切换、延伸,丰富人文精神的内涵。舞台场景的局限性是很明显的,并且这一局限性在电视传播过程中会进一步加强,有限的时间、空间中只能强调一个绝对主体画面,如嘉宾和主持人的采访画面,或者“朗读者”的朗读画面,换而言之,客观上存在的舞台场景限制,也造成了“人文场景”的相对封闭。借助技术优势,《朗读者》电视节目衍生出“朗读亭”线下实体,从媒体品牌效应上说,它进一步扩展了《朗读者》电视节目的空间、时间和受众,同时也为不同亚文化群体提供了人文场景,在实现“朗读交流”的同时,进一步丰富了电视节目的人文精神内涵——本质上,“朗读亭”是《朗读者》节目“人文场景”的扩展,它的运转保障了《朗读者》人文精神交流的“大众化”,即为社会公众提供了一个表达情感、体验文学之美的“场景”。从电视文化创新层面,我们不能单纯地将“朗读亭”视为一个线下产品或品牌,正因为它的存在,人民群众对于文学的热爱以及人文精神高层次的向往才得到发掘,电视文化“单向机制”传播的缺陷也更加明显。

第三,原创价值回归与新媒体语境下传播理念的运用。一方面,“原创”是一种文艺创作态度,更是保品质文化产品的保障,不可否认的是在市场经济环境影响下,我国综艺类电视节目竞争越来越激烈,为了拼收视率而“各显神通”的后果,却是巨资引进、购买版权、炒作猎奇,寄希望于明星效应,目的是在短期内获得高额回报。这样一来“创新”形同鸡肋,当节目同质化越来越严重、市场效应衰退之后,原创热情与能力也随之减弱,从而开启新一轮的“引进”,如此也就陷入了恶性循环。《朗读者》坚持高品质原创的原则,经过长期的准备才推出,这是当前国内综艺类电视节目所欠缺的,构思、内容、情节、氛围等经过巧妙的设计,这是《朗读者》能从国内众多读数类、诵读类节目中脱颖而出的原因。另一方面,新媒体时代的传播效应下“酒香也怕巷子深”,电视与网络在传播层面的融合,也是《朗读者》节目创新的一个方向,除了央视网络平台之外,微博、微信、社交媒体、视频媒体等广泛介入,并以广告植入的方式开拓线下品牌。

我国电视文化发展方向探析

从产业化角度分析,电视传媒不仅要面对同行业带来的激烈竞争,同时也要接受新媒体语境下“自媒体”的挑战,在资金、渠道、设备等硬件优势不断弱化的前提下,如何提高自身的“文化软实力”,是电视媒体生存和发展过程中必须考虑的问题。

分析可知,《朗读者》的成功取决于三个方面的要素,分别是:逆向思维定位、文学与情感共鸣、“真善美”的人性解读,在节目运用过程中,“文学”是重要的载体,“情感”是推进的主线,“朗读”是唯一的表达——而这些都可以从其他综艺类电视节目中找到,并不稀奇,包括泪点设定与情感高潮的把控,我们甚至可以从竞技类、婚恋类电视节目中找到相同的桥段。然而,“瑕不掩瑜”这一事实在《朗读者》身上得到了证明,它无法完全规避现阶段电视节目或电视文化的“俗套”,但通过自身原创优势的强化,同样带来了耳目一新的感觉。

董卿对于《朗读者》的体会是,“我并不认为中国文化类节目真的迎来了一个春天,还需要整个社会大环境有所改善”,所谓“社会大环境”,更确切地说是互联网文化氛围日渐浓厚的现代社会人文环境,网络语言、网络文学、网络影视等对社会文化的重塑,以及对文化表述理念的改变,是造成“碎片化”、“快餐式”、“草根性”文化消费的重要原因。以“网络语言”为例,朗读本身是一种雅致生活方式,互联网技术的快速渗透和应用,更加凸显了现代人在语言词汇方面的贫乏,科技语言造成了表达的苍白浅显,“网络语言”大多是新媒体语境下的“网民”是对生活的一种戏谑,但在人文精神层面产生的消极影响却很严重,让人们默认了“生活的苟且”,全然忘记了“诗和远方”。

不同于其他综艺类型节目迎合互联网文化氛围的喧嚣,《朗读者》沉下心来做一款让人心灵共鸣、感动的文化类电视节目,由此,《朗读者》为我国电视文化发展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发展方向——回归——简单地说,就是“把明星当作普通人,把普通人看作明星”,以主题关键词的形式构建的节目结构中,统一舞台上嘉宾不断切换、更替,以此来削弱明星特殊身份所携带的光环,避免明星过度消费带来的审美疲劳。要打动观众、折服观众,“朗读者”必须要有“真才实学”,必须要有文化熏陶和时间沉淀,而不是浅层煽情和人物塑造。

本篇文化论文 最后指出:电视文化是社会文化发展的“风向标”,坚持原创和创新,是文化自觉、文化自信的积极表现,《朗读者》以“现象级”的社会文化形态出现,表明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所具有的强大生命力和独特魅力,并通过一款电视节目的形式,传递了人性“真善美”的温度,弘扬了社会正能量,成为“市场黑马”,值得同类型电视节目学习借鉴。文化论文-《朗读者》:电视文化创新发展的风向标

参考文献

[1]杨骁,《朗读者》首播引观众情感共鸣,《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17年2月21日,第2版.

[2]过彤,张庆龙. 《朗读者》:文化类电视综艺节目的大众化探索[J]. 传媒评论,2017,(03):33-35.

[3]李樱子. 浅析中央电视台《朗读者》的文化传播功能[J]. 戏剧之家,2017,(06):156.

[4]张砥:让更多《朗读者》燃旺国人文化需求,《北京日报》,2017年2月24日,第3版

上一篇:比较文学论文:金农《冬心先生自度曲》是词不是曲 下一篇:古代文学论文:试论汤显祖传奇作品的民俗文化特征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