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锦锐论文网-专业期刊发表、职称论文发表网站,电话:18810183632,咨询QQ:2604244082张编辑

论文发表

当前您在:主页 > 论文范文 > 哲学论文 > 西方哲学论文:梅洛·庞蒂技术思想研究
  
西方哲学论文:梅洛·庞蒂技术思想研究
分类:哲学论文 热度:

西方哲学论文:梅洛·庞蒂技术思想研究

摘 要:技术为人类生存于世奠定了基础,同时也给生存中的人、自然和社会之间的关系带来了空前危机。本篇西方哲学论文:“梅洛·庞蒂技术思想研究”在梅洛•庞蒂看来,导致危机的根本原因是传统离身的工具性思维在现代世界的不合理运用致使身体和世界的主观化和虚无化。梅洛•庞蒂认为解决危机需要通过身体、体验、习惯等维度的介入,将技术提升到生存论的维角,对技术进行重新解读从而重建技术的意义。西方哲学论文:梅洛·庞蒂技术思想研究

关键词:技术;身体; 思维方式

作为哲学家和政治活动家的梅洛•庞蒂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也参与了很多的政治活动,对当前的社会危机有深刻地理解,如对战争、技术革命、原子能等。在梅洛•庞蒂的哲学思想中,并没有将技术作为专门的课题进行处理,但其技术思想贯穿于一些重要问题的分析之中,在其著作中也不乏对技术深刻地批判和沉思。如:对技术与使用、技术与习惯、技术与身体的分析,对现代自然科学世界观图景的解剖等等,这些思想都关联着梅洛•庞蒂整个思想体系。梅洛•庞蒂在《知觉现象学》中将其哲学思想分为身体、世界、本真的存在三个部分并与此相对应着身体问题、世界问题和存在问题三种基本境况,其技术哲学思想也相应地围绕着身体——体验——艺术制作等一系列概念展开。

一、梅洛•庞蒂对离身技术的批判

自笛卡尔以来,现代西方哲学完全将心灵和身体看作两个实体,导致了身心二元论,心灵是一个自为的系统,而身体和世界则作为一个为我的客体成为一个自在的客观对象,这就导致现代人类正面对一个“世界图像时代”,“世界图像并非意指一幅关于世界的图像,而是指世界被把握为图像了”[1]899。人类将世界当作改造的客观对象,在对世界的改造过程中就产生了技术,身体成为“心灵”操控技术的工具。在此思想观念影响下,工具性的离身思维就获得了普遍的认同,技术则作为一个独立的脱离世界的客观实在而存在,因此,身体成为心灵的工具,技术就成为心灵对身体和工具使用的一门客观知识,对此种思想梅洛•庞蒂对其进行了深刻批判。

一方面,梅洛•庞蒂认为“在科学客观化的一般努力中,科学必然最终把人体描述为面对由物理—化学属性规定的刺激的一种物理系统”[2]32。传统的思想观点将身体当作心灵的工具,眼睛是看的工具、耳朵是听的工具等等。但是,“当我把我的眼睛和耳朵当作我的知觉工具时,我不能为我的眼睛或我的耳朵保存某种认识能力,因为这个概念是含糊的,我的研究或耳朵只不过是身体的兴奋的工具”[2]273。正是在此思想影响下,身体的各个部分成为隔离的器官,眼睛绝对不能把捉声音,颜色也绝对不能被耳朵或者触觉所感触。因此,身体被分割成孤立存在的部分,它们之间没有任何关联,只是在感知外界的时候用耳朵听、眼睛看、嘴巴说等等,最后再由心灵将这些器官获得的内容进行加工综合得到一个对世界的所谓整体的看法。梅洛•庞蒂不赞同这种脱离身体的工具式思维,而是运用其身体图式的思想来统摄所有的感官。他将身体又重新拉回现实中,并作为感知世界的主体统一心灵、身体和世界。梅洛•庞蒂并没有将身体作为绝对的主体而否定心灵,绝对的主观化和绝对的客观化都不是其本意,心灵和身体本来就是混合在一起。并不存在通过我们的神经构造的偶然性、并且以生存条件的名义来接受“视觉思维”和“听觉思维”的各种特殊形式的思维之本质[3]303。

另一方面,根据传统的认知思想,世界是我们作用的对象。在前科学的日常经验中,世界对于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真实存在的表象,人类自然感官对于自然的观察被认为是可靠的。[4]28技术的产生来自于人类对世界的认识和改造,工具的使用和创造是技术存在的唯一目的,人类就成了技术和工具的操作者。技术被认为是人类认识和改造自然的工具和武器, 技术的产生是人类改造世界的成果, 理所当然地被归入客体。[6]但是这种工具式的离身思维会直接的将技术客观化,技术成为了一个客观的实体,而人工物的创制和工程的建造只不过是技术的在现实中的应用。梅洛•庞蒂对这种工具式的思维方式非常敏感,在其著作《眼与心》中有明确的论述,他论述了镜子对于画家的作用不是一个显现自己的工具,而是一个将世界融入到镜子中、将我融入他者、将他者融入到我的存在的意义[5]168,因此镜子不仅仅是一个认识自我和世界的工具。梅洛•庞蒂反对将技术进行科学的和工具式的思维,这种思维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考虑技术。在真实的生活中,技术不只是认识和改造世界的工具,“纸和钢笔为我存在,但我没有明确地感知它们,与其说我感知物体,还不如说我考虑一个周围环境,我依靠我的工具,我正在做我的工作,而不是在我的工作前面” [2]521,因此,技术应该是现实生活中连接我与世界的共在。梅洛•庞蒂也认识到在工具化的思维中,人们对于自身与世界的关系没有清楚地认识,只是盲目地使用技术,这种生存方式不是本真的,终究会被技术和工具所奴役,而以这样思维的技术思想终究是不完整的和不全面的。后来德雷福斯(Dreyfus)在梅洛•庞蒂的思想上提出计算机技术与人相比的不足之处,在很多情况下计算机是无法与人类相媲美的。[7]195

二、梅洛•庞蒂技术思想的内涵

梅洛•庞蒂认为身体需要在技术中得到回归。在传统工具性的离身思维方式影响下,人类的技术也得到了迅速发展,但随着技术的发展,人类似乎忘记了所有,忘记了身体、忘记了生活、忘记了世界。客观的思维——常识的思维,科学的思维——它最终使我们断开与知觉体验的联系。[2] 104因此,在梅洛•庞蒂的哲学思想中,努力重新构建身体、技术和世界的关系。他将身体知觉作为其分析的关键,知觉是一切行为得以展开的基础,从而成为连接心——身——世界的基点,知觉成为逻辑中的世界本原。但在经验世界中,知觉的产生源于世界——身体——心灵的互动与耦合的体验,因此需要重拾身体和世界,而连接身体、世界的关键是技术,技术、世界、身体成为人类生存的三个循环又辩证的因素。

1.身体在技术中的回归

身体成为其思想建构的重要支点,也因此成为其技术思想的支撑。在身体这个支点的作用下,我们才能将世界和技术拉回到生活世界中。“由于客观身体的起源只不过是物体构成中的一个因素,所以身体在退出客观世界时,拉动了把身体和它的周围环境联系在一起的意向之线,并最终将向我们揭示有感觉能力的主体和被感知的世界。”[2]105因此,身体本身是与世界相互支撑和密切联系的,我的身体确实也是世界的枢纽;通过身体的纽带,身体、技术与世界形成一个整体,最后形成一个世界之肉。在这个巨大的肉身之中,“身体本身在世界中,就像心脏在机体中:身体不断地使可见的景象保持活力,内在地赋予它生命和供给养料,与之一起形成一个系统”[2]261。梅洛•庞蒂因此将世界看作一个有机体,整个有机体的运行需要人类的身体作为心脏,而整个有机体是不可分割的,任何将身体、世界的分割都是对这一个有机结构的破坏。但世界的有机体的运作需要身体与世界形成耦合,“而身体与世界交互中的经验促使了缝隙的迅速弥合”[8],经验的获得与技术的使用不无关联。身体作为存在于世界。创造性操作因此就产生图式和给予存在以意义,这是一种身体在时间、空间、习惯、表达 主体间性的开放于世界的身体的操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可以说身体是创造性操作的座架。一个创造性的操作可以让非反思的经验转换为意义的现象场,身体是空间或者折叠的,在身体这个地方存在向存在开放。

身体的回归,给予技术以存在的活力和生命的意义,同时也使得人类从使用技术到技艺人的转变。在人们使用技术的过程中,技术与人、工具和世界融为一个有机的整体,人类与世界的共在和实践增加了技术的体验,形成了习惯,使得技术成为人类身体的一部分,人与技术完美结合到一起,但此时人们的身体也逐渐发生着变化。

2. 习惯是技术生存的基础

技术的出现和更新与人类的生活有密切的关系,技术并非突然涌现,而是经历了长时间的积累,才从人类的行为活动中得以显现。按照梅洛庞蒂,一个主体掌握技术不是通过表征的方式获得,而是将这些技术储存于身体之内的。新出现的技术也并不是立刻能被得心应手地使用,因此有一个习得的过程,在不断的实践训练和使用的过程中,身体习惯也由此产生,此时,技术成为与身体无法脱离的部分,习惯也使得身体需要技术,世界因此与技术无法分开。根据海德格尔的考证,技术一词来自希腊文τεχυη,其内涵在于技艺、精通技艺。它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手工行为和技能的名称,二是表示精湛技艺和各种美的艺术的名称。τεχυη属于产出、创作(ποιησιζ)[10]11。在古希腊,一般意义上使用工具的制作和艺术作品的创作并没有严格区分开来,都是ποιησιζ意义上的技术。梅洛•庞蒂主要是从技艺人的技术性制作和艺术作品的创作两个层面来界定他的制作概念的,而习惯就是在技术制作和艺术创作中分泌出来的知觉经验。“习惯承受了联系世界和身体的双向对话的能力”[11],通过习惯,我们才能够让工具成为上手之物,在上手的过程中,摆脱了工具的属性,人们在习惯中忘记了工具的存在,就如在我们使用语言的过程中,我们并没有意识到我们在说语言,在开车的时候并没有在看车,这时技术才获得其生存的意义,技术也让生活得以重新诠释。通过习惯,身体也与心灵得到完全融合,“我习惯从事的活动融合了活动的工具,使之参与身体本身的最初结构中” [2]127。因此,可以说技术的产生、发展和意义都是以习惯作为其存在的基础,技术必须以习惯作为其基础,习惯联结着身体和工具,通过习惯的练习达到技艺的层面,“习惯不属于思想和客观身体中,而是寓于作为世界中介的身体中” [2]192。通过习惯,我们可将工具内化为身体的一个部分,技术也内化为身体图式,就如我们“习惯于一定帽子,一辆汽车或一根手杖,就是置身于其中,或者相反,使之分享身体本身的体积度” [2]120。帽子、汽车或者手杖已经不是独立的工具或物品,而是与身体密切联系的融入到我的身体和世界的意义因素,因此,“我们不再是一个感知的身体,而是一个携带着技术的身体”。[12]438

3.技术改变身体图式。

“身体图式是一种表示我的身体在世界上存在的方式” [2]138,它是梅洛•庞蒂在分析身体重要性时提出来的重要概念,它与身体意向一样是其将身体摆脱身心二元论的重要概念,它是知觉身体的整体构架,它的改变与人类生存过程中技术的使用由紧密联系。人类在世界中存在和行动,并不是依靠心灵对身体的指导,而是身体可以自动的运行,但这种运行又不是如拉美特利所提出的“人是机器”这样完全取消心灵的活动。身体图式保证了身与心的融合,也保证了身体对于自然和他者的一种综合和应对,同时也是技术使用的内在表现。“我通过身体图式得知我的每一条肢体的位置,因为我的全部肢体包含在身体图式中” [2]135。由于每个人的生活体验不同而导致身体图式的不同,因此对于同一个事物会有不同的认知方式和处理方法,身体图式有一种独特性。身体图式不是一个先天就具有的独立运作的框架,而是后天的随着生活处境、习惯和行为活动的改变而会随时变化的,眼镜和衣服会成为我们身体的一部分。人类身体图式变化的发生与人类对技术的使用不无关系,人类后天习得的经验、习惯、习俗等都是与技术有关,如我们对语言的习得,由于不同的语言特性,那么语言所带有的意义就会有不同,中国人对于亲属关系的划分、爱斯基摩人对雪片的划分,都表示了他们不同的身体图式,“学看颜色,就是活动某种视觉方式,获得一种身体本身的新用法,就是丰富和重组身体图式”。[2]120

4.技术是人的生存方式.

在梅洛•庞蒂的哲学思想中,技术不只是对应工具,而且还是人类的生存方式。技术包括了:语言、工具使用和艺术创作等。在工具性思维的观念中,我们意识不到这些技术对人类的重要性,仅仅将它们看作是人类沟通、生活和休闲的工具。但是在梅洛•庞蒂看来,工具的使用是生命的表达。在技术中,体现了人们生活的样式和状态,技术也保证了人类生存的延续,例如,语言通常被认为是人类交际或者表达思想的工具,但是梅洛•庞蒂却将其归为人类技术的使用,语言嵌入于人类的身体和行为中,可以说就是在语言的使用过程中,人类才能够显现自己,也能够通过语言来联系、认识他人和世界,语言和主体间世界不再使我们感到惊奇,我们不再把语言和主体间世界和世界本身区分开来。[2]240梅洛•庞蒂还分析了塞尚绘画及儿童画,认为传统的科学客观主义和技术理性主义使得人类的生存意义几乎完全丧失,而绘画和散文能够给人类带来意义的填充。现代绘画的对象在我们的眼前“流出”和散发出他们的内容,它们直接向我们的目光提出问题,它们见证了我们借助于我们的整个身体与世界缔结的共在条约。[9]171盲人失去了看的能力,但是通过使用手杖技术能够替代身体的不足,但此时并不能说手杖就是盲人的眼睛或者起着眼睛的作用,而是说通过手杖的技术使用,盲人可以按照盲人的生活方式生存或者存在于世界之中。严格地进行描述,学习看起来不是把这些刺激和这些运动之间的某些确定的联系增加到旧有行为中,而是对体现在各种各样的活动中(其内容是可变的,而其意义是不变的)的行为的一次总体改变[3]148,技术使人与人、人与世界联系得更加紧密。因此,梅洛•庞蒂将技术提升到了一个生存论的角度,认为技术是人与世界,人与人之间打交道和生存于世的根本方式。

5. 意义是技术的灵魂

技术对于工具性思维的人来说它只不过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或者是一个用来对于使用或者制造人工物的手段,通常人们会将技术看成一个绝对的客观实在,梅洛•庞蒂却将技术进行了复魅,使其具有了生存意义。梅洛•庞蒂认为人工物是有生命意义,它的意义具有其自为的独立意义,它并不是为他的一个独立实在,一个物体的意义寓于该物体中,就像灵魂寓于身体中,意义不在呈现的后面,“烟灰缸的意义不是与烟灰缸的感觉外观一致,只能被知觉性理解的烟灰缸的某种概念,烟灰缸的意义使烟灰缸获得活动,显然体现在烟灰缸中” [2]405。因此,烟灰缸并不只限于装满烟灰,它有其自身的独立意义,烟灰缸在打架的过程中也许就是一个武器,在喝水的时候可能就是一只碗等。技术除了具有其本身的独立意义之外,它还先天地与人类和自然进行缝合连接,这种连接促使了人类身体图式的形成和扩展。技术犹如身体中的血液,身体是整个世界有机体的心脏,二者共同为世界提供了运行的源动力,但是这种动力的发出必须以技术的使用作为导管来进行传递,因此技术的存在就在其整体的生命和实践意义。对于一个盲人来说,“当手杖成了一件习惯工具,触觉物体的世界就后腿了,不再从手的皮肤开始,而是从手杖的尖端开始”[2]201,手杖是改变盲人身体图式的原因,也是触动世界正常运转的机制,因此,技术的意义使得技术能够存在和生存。传统的观点认为梅洛•庞蒂的身体现象学为“技术是人体延伸” 的观点提供了思想上的支持,但这只是对梅洛•庞蒂技术思想的部分阐述,在他的技术观念中更表现为生存论意义,它与身体和世界处于一个层面上,“它不再把人的主观、主体、心灵、理智、科学作为技术存在基础,而是把技术确立在破除主客对立基础上的身体动作、行为、活动、实践方面来理解”[13]。在人类的实践过程中,技术得以产生和发展,但另外一个层面,人类天生就与技术共存,人类自出生以来就浸入到了技术的世界中,人类无法逃离对技术的依赖,因此技术就与我们的身体共同融入到人类的生存、成长和进化之中,因此技术就会融入到人类的肉身之中,犹如人类的骨架一样,支撑着人类的生活,同时在某种程度上也限制着人类的生存。 因此,技术是人类的生存方式,也是人类生存的意义之所在,技术与人互相依存,也互相附意。

四、梅洛•庞蒂技术思想的意义

从总体上说,梅洛•庞蒂给予技术一个本体论上的地位,它具有其独立存在性、又具有其独立的意义,这就保证了技术的产生和发展,也保证了世界有机体的运行。简而言之, 人在世界中的生存建构了技术, 技术反映了人的开放性的本质力量。技术的演进和生活世界的开拓源于人性的开放性和未完成性, 正是由于生活世界无止境地向前拓展和铺陈, 人性的深度得以从潜在状况中显现出来[14]。可以看出,梅洛•庞蒂认识到了传统的离身的工具性思维和技术理性主义给现代社会带来的危机。但从梅洛•庞蒂的技术思想的论述中也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受后期胡塞尔和海德格尔思想影响的痕迹。“生活世界”似乎为梅洛•庞蒂的技术思想提供了思考的根基,因此梅洛•庞蒂对传统技术思想的认知和批评是彻底的和全面的;而海德格尔的“生存论”思想为其技术思想的建构提供了可借鉴的思路和方式,使得他能够将技术提高到生存论角度,而且对现代技术问题的解决方式也给出了与海德格尔相似的答案,梅洛•庞蒂也强调语言、文学、艺术等“非思”式的技艺给予技术以生命的意义。梅洛•庞蒂认为“事实上,历史—哲学的重要概念一旦与知识、技术、艺术、经济变革失去联系,就将变得软弱无力,——除非在最好的概念中,政治的严谨能对迟钝、漫不经心和即兴发挥助一臂之力” [15]。但是我们认为梅洛•庞蒂并不是一直沿着海德格尔的道路向前走,而是又回溯强调了身体的重要性,在梅洛•庞蒂看来技术、身体与世界是一种循环辩证的关系。

传统观点认为“我”是绝对的起源,将身体和技术都看作是认知和改造世界的工具,这些工具的使用都由独立心灵来操作,因此传统的对技术的思考方式深深地打上了工具性的烙印。梅洛•庞蒂没有沿着经验主义或者唯理论对技术思考的套路继续往下走,而是找出了不同于两者的第三条道路,这条道路是含混不清的,但也是最有意义的,它通过将身体、世界和技术进行重新复魅,将三者的意义凸显在了生存的界面,因此技术在梅洛•庞蒂看来更是人类生存的根本。梅洛•庞蒂的思想也得到了神经科学的论证,通过对神经阻碍症和先天性残疾中出现的患肢现在的分析,身体是作为一个整体影响我们与他人、工具和世界的交流。[16]在作为意义的发源地的世界中,我们发现了所有意义的意义,所有思想的基础,超越实在论和唯心论、偶然性和绝对性、无意义和意义的两者择一的方法。[2]538同样的道理身体也成为梅洛•庞蒂技术思想的支撑点,技术成为连接身体与世界的方式,不同的技术使用代表了不同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当然,一些学者对梅洛•庞蒂的技术思想也有一些争论,新现象学家加拉格尔通过对先天失去双腿的患者出现幻肢的现象证明人类的身体图式是一个先天的形式而非后天习得的能力[17]24,但是我们认为梅洛•庞蒂的身体图式的概念似乎更多的与皮亚杰的身体图式相似,强调图式的同化、顺应与平衡,因此身体图式会因技术的使用而改变。梅洛•庞蒂对技术的强调也突出了人与人的主体间性的特点,技术天生具有社会性,技术绝不是某一个人的创造,而是在特定的社会背景下,人与人之间的创造。

梅洛•庞蒂充分认识到身体在技术中的作用,“没有人能把身体当作一种单纯的工具或手段”[15],它不仅仅是技术模仿的对象和操作的主体,更是给予技术以存在的习惯性保证,也是赋予技术以意义的必备条件,技术不能脱离身体,技术与身体是统一的。技术又反作用于身体,技术改变了原初身体图式的结构和轮廓,同时也改变了世界的范围。技术对于身体和世界的关系也得到了神经科学家的证明,福斯(C. Firth)通过对猴子使用木棒的取物的实验,证明了猴子能够通过对木棒的习惯使用,而使其身体的范围扩张[18]63。梅洛•庞蒂还提出了一种“实践意向性”[19],这种意向性也适用于其对技术的理解,技术具有一种实践性,强调技术的使用是在具体情境、具体实践的人类活动,因此技术并不是一个普遍的知识和技能、而是具有地方性和情景性。梅洛•庞蒂的这些观点给予了技术一个新的意义,使得技术具有了生存涵养。但是我们也应时刻看到技术对人与世界和社会的异化,技术具有超越性和离身性。“技术世界体现出我们将之与‘伟人’的形象相相联系的那些特征。也像伟人一样,它是创造性的、精力旺盛的,同时既是培养生命的又是毁灭生命的,它和原始形态的自然界结合成一种复杂的关系。”[20]4 异化的危险时刻潜藏在技术之本性中,这就要求我们时刻对技术进行反思,在哲学的原初梦想和生活的境况中追寻技术的本质。西方哲学论文:梅洛·庞蒂技术思想研究

参考文献:

[1] 海德格尔.海德格尔选集(下)[M].孙周兴选编,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6.

[2] 梅洛·庞蒂.知觉现象学[M].姜志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1.

[3] 梅洛·庞蒂.行为的结构[M].杨大春、张尧均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

[4] 胡塞尔. 欧洲科学危机和超验现象学[M]. 张庆熊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8.

上一篇:关于哲学的论文:中非合作发展分析-基于马克思主义哲学观研究 下一篇:哲学论文:从经学到国学—近代以来孟子学诠释的学科演进与范式转型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