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锦锐论文网-专业期刊发表、职称论文发表网站,电话:18810183632,咨询QQ:2604244082张编辑

论文发表

当前您在:主页 > 论文范文 > 医学论文 > 重庆地区新生儿住院患儿父母焦虑与抑郁状况及其影响因素分析
  
重庆地区新生儿住院患儿父母焦虑与抑郁状况及其影响因素分析
分类:医学论文 热度:

重庆地区新生儿住院患儿父母焦虑与抑郁状况及其影响因素分析

【摘要】目的:探讨重庆地区新生儿住院患儿父母焦虑与抑郁状况及其影响因素分析。方法:选取2013年9月至2016年9月期间我院确诊治疗住院新生儿的父母500例,所有父母均采用本院自制《陪伴住院新生儿父母临床资料调查表》收集临床资料,采用焦虑自评量表(SAS)评估焦虑状况,采用抑郁自评量表(SDS)评估抑郁状况,采用新生儿危重病例评分法评估病情严重程度,采用自制《陪伴住院新生儿父母不良心理状态原因调查表》调查焦虑与抑郁状况的原因,采用单因素分析法分析住院新生儿父母焦虑与抑郁的影响因素,采用logistic回归性分析法筛选其中的独立影响因素,统计分析所有父母的临床资料、焦虑与抑郁状况及其原因情况。结果:本研究调查中,陪伴住院新生儿父母有500例父母出现焦虑情绪且以轻中度为主,发生率为100.00%,平均SAS得分为(66.75±13.05)分,有208例出现抑郁情绪且均为轻中度,发生率为40.16%,平均SDS得分为(59.46±12.58)分,单因素分析法分析显示,住院新生儿父母焦虑与抑郁状况与新生儿入院时日龄、病情、入院时体重、呼吸机使用和父母性别、人均月收入、新生儿住院经历、医保报销有关(P<0.05),但与新生儿性别和父母年龄、文化程度、居住地无关(P>0.05);logistic回归性分析法结果显示,新生儿入院时日龄小、病情危重、体重低、呼吸机使用和父母性别、人均月收入低、无新生儿住院经历、自费报销是住院新生儿父母焦虑与抑郁状况的独立危险因素(P<0.05);住院新生儿父母焦虑情绪产生的原因从高到低依次为无法探望患儿、患儿有生命危险、患儿病情危重、经济负担重、疾病预后与康复、医疗技术和条件、医护人员态度,住院新生儿父母抑郁情绪产生的原因从高到低依次为经济负担重、患儿病情危重、疾病预后与康复、患儿有生命危险、无法探望患儿、医疗技术和条件、医护人员态度,二者比较有统计学差异(P<0.05)。结论:重庆地区新生儿住院患儿父母均有焦虑情绪和较易产生抑郁情绪,住院新生儿父母焦虑与抑郁状况与新生儿入院时日龄、病情、入院时体重、呼吸机使用和父母性别、人均月收入、新生儿住院经历、医保报销是其影响因素,新生儿入院时日龄小、病情危重、体重低、呼吸机使用和父母性别、人均月收入低、无新生儿住院经历、自费报销是其独立危险因素,提示医师应重点加强上述人群的心理支持,且其焦虑与抑郁状况的原因存在差异,提示医师应采取相应的个性化心理干预以减少焦虑和抑郁情绪的产生。

【关键词】:住院;新生儿父母;焦虑;抑郁;影响因素

新生儿是指是自脐带结扎起至生后满28d的孩子,由于刚出生得病且需住院接受治疗,给父母造成不同程度的心理压力,易导致焦虑、抑郁等情绪的产生而影响家庭和睦,甚至导致医患矛盾与冲突,从而影响新生儿治疗的顺利进行[1]。目前,随着人文护理理念、现代医学模式等发生改变,住院新生儿父母的心理状态也逐渐受到重视,因此如何系统地评估父母的应激原及适应水平对指导临床干预和改善其心理状态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2-3]。对此,本研究通过调查分析住院新生儿父母的临床资料和焦虑与抑郁状况,以指导护理工作者对这些父母提供更好的心理护理,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研究对象

1.1.1临床资料:选取2013年9月至2016年9月期间我院确诊治疗住院新生儿的父母500例,所有研究对象的资料均收集完整且真实可靠,新生儿入院时体重1176-4362g,平均体重(2243.72±345.42)g,日龄0.4-28d,平均日龄(11.94±4.51)d,父母人均月收入713.42-7976.42元,平均人均月收入(3443.18±643.12)元,年龄20-42岁,平均年龄(30.86±10.87)岁,本次研究已经我院伦理委员会审批且通过。

1.1.2纳入和排除标准:纳入标准:1)无心、肝、肾等重要器官严重性疾病;2)为患儿家庭中的主要成员(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且对患儿负有照顾的责任;3)患儿住院时间>3d;4)患儿父母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1)不可通过语言、肢体语言等方式进行沟通交流者;2)初中以下文化程度;3)有精神病病史或脑部严重性疾病者;4)拒绝或中途退出本次研究者。

1.2方法:所有父母在新生儿入科时由科室护士主动沟通并取得同意后采用本院自制《陪伴住院新生儿父母临床资料调查表》收集临床资料,采用焦虑自评量表(SAS)评估焦虑状况,采用抑郁自评量表(SDS)评估抑郁状况,采用新生儿危重病例评分量表评估病情严重程度,采用自制《陪伴住院新生儿父母不良心理状态原因调查表》调查焦虑与抑郁状况的原因,其中《陪伴住院新生儿父母临床资料调查表》通过心理医学领域专家和长期从事社会调查质量控制的专家审阅,确立问卷内容主要包括问卷封面(前言、本次调查目的、填写注意事项、知情同意协议等)、一般资料(主要包括:父母性别、年龄、收入、家庭、受教育程度、职业和医保情况及新生儿性别、日龄、体重等)、附件(SAS量表、SDS量表、陪伴住院新生儿父母不良心理状态原因调查表),在调查前开展预调查、调整部分问卷的内容等使其通俗、易懂且符合本研究的目的和需求,确保调查问卷的质量后采用统一的指导语通过统一培训的调查人员向父母讲解本研究须知,取得同意后指导问卷填写,对不在场或填写困难者通过电话咨询、调查人员代填等方式进行调查,完毕后进行问卷复查并确认有无缺失项、所填写内容是否与问题相对应、是否填写完成等,若上述问题要及时通过现场补填或询问、电话等方式补齐,统计分析所有父母的临床资料、焦虑与抑郁状况及其原因情况。

1.3评估标准[4-8]:1)新生儿危重病例评分量表共11项,采用3级评分法(4、6、10分),总分110分,>90为非危重,70-90为危重,<70为极危重,若缺2项,总分则为80,分值>72为非危重,56-72为危重,<56为极危重,经专家评价该量表内部一致性的Cronbach’α 信度系数为0.926,效度系数为0.862;SAS量表共20项,采用4级计分法(1-4分)对各项指标进行定量划分,得分×1.25取整数,总分为100分,其分界值为50分,>70分为重度,60-69分为中度,在50-59分为轻度,<50分为正常,经专家评价该量表内部一致性的Cronbach’α 信度系数为0.911,效度系数为0.857;SDS量表共20项,采用4级计分法(1-4分)对各项指标进行定量划分,得分×1.25取整数,总分为100分,其分界值为53分,>72为重度,63-72为中度,53-62为轻度,<50分为正常,经专家评价该量表内部一致性的Cronbach’α 信度系数为0.902,效度系数为0.851;陪伴住院新生儿父母不良心理状态原因调查表包括无法探望患儿、患儿病情危重、经济负担重、患儿有生命危险、疾病预后与康复、医疗技术和条件、医护人员态度共7项,采用7级评分法(1-7分)对各项指标进行排序,1分为最不重要,7分为最重要,经专家评价该量表内部一致性的Cronbach’α 信度系数为0.886,效度系数为0.832。

1.4质量控制:在文献检索的基础上对陪伴住院新生儿父母临床资料调查表、SAS量表、SDS量表、陪伴住院新生儿父母不良心理状态原因调查表并由严格培训的小组成员指导患者进行相关量表评定或填写并当场收回,量表评定的一致性检测Kappa值达 0.82以上;同时取得患者知情同意后由2名固定的非研究参与临床护理人员(10年以上工作经验或者高级职称者)评定、录入并核对临床资料、焦虑与抑郁状况及其原因等评价指标,以避免研究参与者个人因素对疗效评定产生偏倚及客观评价临床护理方案的临床效果。

1.5统计学数据处理:调查完成后对所有完成的数据进行编号,并由经过培训的录入人员采用 EpiData3.1 软件行双份录入并通过人工和计算机对数据进行核查、纠正逻辑错误、锁定数据集,采用SPSS 22.0统计软件处理数据,对计数资料比较采用x2检验,对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以(均数±标准差)表示,对多组资料采用F检验,采用单因素分析法分析住院新生儿父母焦虑与抑郁的影响因素,采用logistic回归性分析法筛选其中的独立影响因素,在P<0.05时,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住院新生儿父母的SAS和SDS量表评估情况

本研究调查中,陪伴住院新生儿父母有500例父母出现焦虑情绪且以轻中度为主,发生率为100.00%,平均SAS得分为(66.75±13.05)分,有208例出现抑郁情绪且均为轻中度,发生率为40.16%,平均SDS得分为(59.46±12.58)分2.2住院新生儿父母焦虑与抑郁状况的单因素分析法分析

单因素分析法分析显示,住院新生儿父母焦虑与抑郁状况与新生儿入院时日龄、病情、入院时体重、呼吸机使用和父母性别、人均月收入、新生儿住院经历、医保报销有关(P<0.05),但与新生儿性别和父母年龄、文化程度、居住地无关(P>0.05),

2.3住院新生儿父母焦虑与抑郁状况独立影响因素的logistic回归性分析

logistic回归性分析法结果显示,新生儿入院时日龄小、病情危重、体重低、呼吸机使用和父母性别、人均月收入低、无新生儿住院经历、自费报销是住院新生儿父母焦虑与抑郁状况的独立危险因素(P<0.05)。

表3住院新生儿父母焦虑状况独立影响因素的logistic回归性分析

2.4住院新生儿父母焦虑与抑郁状况的不良心理状态原因调查

住院新生儿父母焦虑情绪产生的原因从高到低依次为无法探望患儿、患儿有生命危险、患儿病情危重、经济负担重、疾病预后与康复、医疗技术和条件、医护人员态度,住院新生儿父母抑郁情绪产生的原因从高到低依次为经济负担重、患儿病情危重、疾病预后与康复、患儿有生命危险、无法探望患儿、医疗技术和条件、医护人员态度,二者比较有统计学差异(P<0.05)。

3讨论

住院新生儿指新生儿住院后由经规范化培训的医护人员进行治疗和看护的病患之一,通过提供规范化的护理服务可有效恢复患儿的身体健康,但由于父母被隔离在病室外、得不到安慰等,易导致焦虑、心理紊乱及其它情绪的波动,影响父母的身心健康和家庭关系,严重者可导致医患矛盾与冲突,甚至拒绝继续治疗[9-10]。近年来,二胎政策的全面开放,高龄二胎孕妇人群逐渐增多,由于高龄二胎孕妇妊娠期不良结局(早产、新生儿窒息等)发生的风险较适龄孕妇高,住院新生儿也随之增多,且随着人文护理理念、现代医学模式等发生改变,人们不仅关注患者疾病的治疗,患者父母的心理状态也逐渐受到重视,故系统地评估父母的焦虑与抑郁状况对指导护理工作者对这些父母提供更好的心理护理具有重要的临床价值[11-13]。

有研究显示,新生儿重症监护室(NICU)病人父母面临很大的心理压力,由于对患儿病情及治疗十分重视,常处于身心疲惫状态,焦虑情绪尤为突出,若未能得到有效的心理支持,易发生医患纠纷[14-16]。也有研究表明,父母在患儿住院过程中 ,机体处于极度心理应激状态,其主要原因有患儿病情如何、如何救治、被救的希望有多大、做什么检查等,尤其在与患儿分离时,更易产生焦虑、抑郁等情绪,提示医务人员应关注和评估父母的心理应激状态,并给予相关的心理支持干预措施以缓解其不良情绪[17-20]。

对此,本研究通过调查分析住院新生儿父母的临床资料和焦虑与抑郁状况,发现本研究调查中,陪伴住院新生儿父母有500例父母出现焦虑情绪且以轻中度为主,发生率为100.00%,有208例出现抑郁情绪且均为轻中度,发生率为40.16%,单因素分析法分析显示,住院新生儿父母焦虑与抑郁状况与新生儿入院时日龄、病情、入院时体重、呼吸机使用和父母性别、人均月收入、新生儿住院经历、医保报销有关,logistic回归性分析法结果显示,新生儿入院时日龄小、病情危重、体重低、呼吸机使用和父母性别、人均月收入低、无新生儿住院经历、自费报销是住院新生儿父母焦虑与抑郁状况的独立危险因素,表明新生儿住院患儿父母均有焦虑情绪和较易产生抑郁情绪,住院新生儿父母焦虑与抑郁状况与新生儿入院时日龄、病情、入院时体重、呼吸机使用和父母性别、人均月收入、新生儿住院经历、医保报销是其影响因素,新生儿入院时日龄小、病情危重、体重低、呼吸机使用和父母性别、人均月收入低、无新生儿住院经历、自费报销是其独立危险因素。这可能是由于新生儿入院时日龄小、体重低的新生儿父母自知患儿身体状况较正常患儿差,如患儿身体发育更不完善、更脆弱等,易使父母对患儿的疾病治疗信心产生动摇和担忧,故更易产生焦虑、抑郁,因此医护人员应积极引导父母建立疾病治疗的信心,向父母介绍医院科室、医师的概况和技术,同时向父母讲解日龄小、体重低的相关知识,使患者明白和了解通过相应的治疗可有效治疗疾病;而病情较危重、使用呼吸机的新生儿父母可能由于其对疾病及其治疗不了解或自知患儿病情较为严重等,导致其对患儿病情及其治疗存在错误的认知,进而产生恐惧、不安、紧张等情绪,使心理应激反应过于剧烈而导致焦虑、抑郁的发生,故医护人员应在诊断后主动地向父母告知患儿的实际情况,如疾病基本知识、病情进展及预后等,在治疗前告知相关知识,如讲解呼吸机使用的作用和目的,使其充分了解患儿的疾病及其治疗情况,以满足其对患儿情况未知的心理需求;人均月收入低、自费报销的新生儿父母可能由于担心无法支持患儿疾病治疗所需的费用或经济条件有限而担忧后续治疗与康复,导致其为此闷闷不乐、积闷而成焦虑、不安、抑郁等,因此医护人员应鼓励父母说出内心的担忧,向患儿父母解释患儿住院的花费与治疗方法,积极安慰和引导父母建立面对困难的信心;而女性、无新生儿住院经历父母可能由于分娩后就与患儿分离,会自责地认为是自身原因导致致孩子,加之尚未从分娩的疲劳中恢复过来,更易产生焦虑、抑郁的情绪,因此医护人员应让患儿父母正确了解患儿的病情,协助父母走出自责的阴影,如耐心向父母提供患儿病情的正确的信息,引导父母积极配合医务人员的工作和协助父母建立抵御疾病的信心。

此外,本研究调查还发现住院新生儿父母焦虑情绪产生的原因从高到低依次为无法探望患儿、患儿有生命危险、患儿病情危重、经济负担重、疾病预后与康复、医疗技术和条件、医护人员态度,住院新生儿父母抑郁情绪产生的原因从高到低依次为经济负担重、患儿病情危重、疾病预后与康复、患儿有生命危险、无法探望患儿、医疗技术和条件、医护人员态度,表明重庆地区住院新生儿父母其产生焦虑与抑郁状况的原因存在差异。焦虑的产生可能是由于父母更关注患儿的病情及其治疗情况,但由于新生儿生命较为脆弱,多数情况下需进行各项检查、生命体征监测等,尤其是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实施的是无陪护制度,使得父母与孩子分离,进而易使父母对病儿目前如何治疗、病儿有被救的希望、医院的医疗条件、做什么检查等产生焦急、紧张等心理变化,从而更易产生焦虑,因此医务人员对焦虑状态的父母应以主动告知父母患儿情况、心理支持干预为主,如实时告知患儿病情进展与现况 、向患儿父母解释禁止探视的原因与意义、在条件允许下通过视频探视的方式让父母观察患儿的实际情况等;抑郁的产生可能是由于高额的医疗费用、患儿危重的病情、疾病预后与康复的困难等,使得父母承受巨大的经济负担和对患儿担忧的心理压力,易产生失控、恐惧和不确定感、生活无意义等负面想法而导致抑郁的产生,因此医务人员对焦虑状态的父母应以舒缓压力、心理指导干预为主,如考虑患儿的家庭经济承受力,选择合适的治疗方案、鼓励和协助父母发泄心中的压力及建立面对生活信息、讲解父母自身积极态度和行为对患儿疾病预后与康复的积极影响等。

综上所述,重庆地区新生儿住院患儿父母均有焦虑情绪和较易产生抑郁情绪,住院新生儿父母焦虑与抑郁状况与新生儿入院时日龄、病情、入院时体重、呼吸机使用和父母性别、人均月收入、新生儿住院经历、医保报销是其影响因素,新生儿入院时日龄小、病情危重、体重低、呼吸机使用和父母性别、人均月收入低、无新生儿住院经历、自费报销是其独立危险因素,提示医无人员应重点加强上述人群的心理支持,且其焦虑与抑郁状况的原因存在差异,提示医务人员应采取相应的个性化心理干预以减少焦虑和抑郁情绪的产生。

参考文献

[1] 杨晓莹,杨松,厉红,等.心理干预对缓解PICU先天性心脏病患儿家属焦虑的作用[J].中国妇幼保健,2015,30(3):446-448.

[2] AU A,Lam WW,Wong A,et al. Validation of the Chinese version of the short - form Supportive Care Needs Survey Questionnaire ( SCNS - SF34 - C) [J]. Psycho - Oncology,2011,20(12) :1292 - 1300.

[3] 夏建新,胡娟娟,朱晓丽.NICU中患儿家属焦虑状况分析与对策[J].基层医学论坛,2015, 19(25):3461-3463.

[4] 沈丽华,周凤亚,陆建洪,等.阿尔茨海默病与冠心病患者住院期间家属心理状况调查[J].中国乡村医药,2016,23(10):62-63.

[5] Pasupathy D, Wood AM, Pell JP, et al. Advanced maternal age and the risk of perinatal death due to intrapartum anoxia at term[ J]. J Ep- idemiol Community Heahh ,2011,65 (3) :241 - 245.

[6] 陈满彩,章明阳,舒惠萍,等.加强手术病人家属等候室管理对家属焦虑情绪的影响[J].全科护理,2015,13(24):2432-2433.

[7] 陈爱学[1],苏雅芳[1],姚明荣[1]等.精神病患者家属心理应激与家庭负担和心理健康状况的相关性研究[J].护理与康复,2015,14(4):311-314.

上一篇:低kVp联合迭代重建技术在正常体重指数患者腰椎多层螺旋CT成像中的临床应用 下一篇:NCPAP治疗新生儿重症肺炎合并心力衰竭患儿的临床效果分析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